乱改与不改也是就医问药难的根源(往事随风)
2017-12-24 10:13:16
  • 0
  • 0
  • 2

乱改与不改也是就医问药难的根源 ( 往事随风 )

原创:上海阿蔡


       最近从哈尔滨传来的“天价医药费用事件”令全国人民再度震惊万分,医药与医疗弊端所造成百姓就医问药难的问题,再度成为千夫所指,媒体众批的对象。

       “天价医药费用事件”的出现,正值卫生部推出“要将部分公立医院推向市场,实行医院改制”的新医改措施公布之时,其新医改举出的理由涵盖了这样两点:一是让市场有所竞争,以刺激现有公立医院自我反省、改革的的能力;二是现有公立医院如果都要成为收费低廉的公益性医院,国家负担不起。上述两点是卫生部将“部分”公立医院推向市场化改革的理由,或也是那些支持将“部分医院”推向市场化的专家学者与某些官员的理由。但是纵观前些年的“医改”把医院推向市场化、商业化的所带来的结果,与正在刚刚发生的过的哈尔滨“天价医药费用事件”,我们难以相信,再将部分公立医院改制为“股份制或私有制的医院”就能“激活--现有公立医院自改能力”。

       如果说要考察单纯的市场意识,商业化的头脑,这些特点在我们现有的医院里有无具备的话,那么,应该说在前些年的医改当中,在我们的公立医院当中,可以说是早已具备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最近在哈尔滨发生的“天价医药费用事件”,已经完全足以证明这一点!因此说,要我们相信现在卫生部要推出的“将部分公立医院推向市场,进行医院改制,以解决现有公立医院市场化观念不足,不利于帮助解决就医问药难的问题”的说词,或者说要大家相信“将部分公立医院改制”是很有道理的,这恐怕是不那么轻易的事!

       多年来,正是在医改问题上的市场化,商业化的倾向愈来愈浓的结果,把一切都推向市场的结果,导致了老百姓就医问药难的问题愈演愈烈,久久得不到解决!把什么都寄托在市场化的身上,名曰改革可以改变一切,----“而不深入研究公共福利利益与国民生活和社会整体进步发展的关系(本人语)”。许多年来,在改革的口号下,把原有的医保福利削掉一部分,让人们自己承担去;医院的科室也可以放任承包给外来的冒名专家教授们,让他们创收去;等等,根本毫不缺乏市场化的导向,相反充满着商业化的气息。对于医院的国家投入部分,也以市场化的原因予以改革削减,用来使医院增加从病人这个市场上创收的能力,名曰 :增加医院的市场生存能力。“由于种种的相信市场的神话,而不区分在医院这个医疗服务体系中的市场化的完全的商业行为,将存在着----与公共福利和大众整体生活发展需要的相对立的----不相容性及其危害的事实。(本人语)”因此,后来的实践证明:有些改革的措施,完全属于“乱改”。当然,由于我们没有经验的过失,可以被原谅。

       但是,在全国老百姓至今仍然在期盼,希望近早解决过去造成的就医问药难的弊端的情况下,我们如果还不汲取经验教训,还寄望于单单将“部分公立医院转制”就能“激励现有公立医院反省进步,自我创造消除“天价医药费用事件”的不良环境,为百姓就医问药难的问题解决作贡献,那么未免太理想化了!

       事实证明:在如何消除百姓就医问药难的这个问题上,在医改的问题上,乱改,是要不得的!在解决现有医疗医药弊端问题上,视弊端而不见,视弊端而不改,这也是很要不得的!在当前,对于公立医院改制之后,是增强了公众的医疗服务福利水平,增强了解决就医问药难的能力,降低百姓们怕看病,怕进医院,怕吃药、吃不起药的现状与否?人们都将抱有很大的怀疑!

       当务之急,在医改方面,我们认为:“首先要进一步正视公共福利与全国人民生活整体向前发展的关系;再则,要进一步理清——对于所有医院的进行经营管理制约的医药医疗管理体制建设的思路,并尽快落实,以彻底消除大大小小的类似哈尔滨——‘天价医药费用事件’医院市场化、商业化的管理制度的根基。同时,卫生部要积极协同或者可称为要抓住相关有责任的部委共同研究落实解决药价供应环节过程中的“药价虚高的问题”,以及快速建立与社会进步相适应的我国国民公共福利的全民医保体系。如果卫生部能从这两方面的大处着手,加快落实问题解决的步伐,则全国百姓的就医问药难得问题将较快得到解决!全国百姓的就医问药难得问题也将较快地成为历史的话题!

       在这里,本人再次呼吁:卫生部在推行部分公立医院改制的问题上,千万要慎之又慎。如确实感到非要有“外部不同体制的医院来触动公立医院的自身改革的神经”,或者真正感到需要有不同体制的医院出现在这个社会上,有用它来推动公立医院的进步,增加竟争局面的必要;那么,万万请不要以牺牲或削弱现有公立医院的数量和规模的思路为前提,和来做打算。

       因为,在我们许多关于公共医疗资源的调查报告中,早已作出过这样的结论:即——在中国现有的公共医疗资源仍然是缺乏和紧张的 !而假如要想或者急待改变这一现象的话,一则卫生部应向国务院申明:国家可以进一步扩大投入去办医院,增加医院的覆盖面,这本身符合社会发展进步的同时,公共福利建设同步扩大增加的原则;二则卫生部也可以在有序管理的情况下,让社会资本甚至也可以让外资适当去办一些医院,这样也圆了卫生部与时俱进的梦。(但卫生部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指导责任);两者相加,这样做既解决了外部活力推动公立医院进步的问题,又解决了现有医疗资源缺乏的问题,为什么不可以呢?难道只有减少现有的公立医院数量的改制这一条路吗?

       本来就是公共医疗资源不足了,为什么还要用减少的“减法”来“改制”呢 ?再者,鉴于医改市场化、商业化的经验、发生在眼下的哈尔滨的“天价医药费用事件”的经验,我们有什么理由看好将公立医院改制成为股份制或私有制?难道卫生部要想避免不再被那些外部所谓的:是因为公立医院垄断的经营,才造成了现有医疗问题的种种弊端的存在的这样的责难所笼罩,才指望着“将部分公立医院改制”这样的办法吗?前车之鉴:乱改与不改也是就医问药难的根源之一,在我国的医疗与医药问题上,什么该改,什么不该改,什么要快改,什么要三思而行,望卫生部再作思量!

       阿蔡   写于2005年12月12日中午11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