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药企主动注销某些低价药品生产批号的监管思考
2020-09-22 08:57:49
  • 0
  • 2
  • 1

对药企主动注销某些低价药品生产批号的监管思考

原创:上海阿蔡


       最近,一则关于——“注销大批药品市场销售药物品类名单”(大致内容)被一些网友传说过,而该消息在媒体新闻中也被报道过,只是国家部门宣讲中“内容基本如实”,而区别在于跟民间说的话题的标题有所差异而已,假如简单概括,则共同特征就是:大批原有药物将从特定时间开始,不再被厂家生产,不再被市场销售,不再被医院处方使用。

       那么,这些不再会出现人们面前的药物是什么原因呢?其中有的是质量有问题,而被国家禁止继续进入市场的药类;有的则是药品生产单位所在的药企自主申报取消生产批号的药类(药物)。对于前者,也就是国家主动禁止再生产的药品药类,可以说,大众们是举手欢迎投赞成票的,毕竟药物药品面市及走进医院的目的,就是“救死扶伤”,就是为了减轻广大患者病痛的,不是吗?但是,对于后者的那些由药品生产厂家主动注销的药品中,大众们会怎么看呢?也都举手赞成吗?这就是不可能了,并且完全不是这样的!

       应该说,对于某些药品生产企业主动申报注销药品生产批号的某些药物,药类,事实上它们还是大受大众们欢迎的,这就是那些低价而使用效果并不差的药品,药类!对于这类药品,药类被企业主动申报取消这些药物生产批号的现象,它们这些被取消的药品将会由那些新药来取代在市场销售中的地位,在医院处方使用中的地位呢?大众们还能继续看到这些价廉物美的药品的影子吗?还能继续买到,或在医院处方中使用到这样的药品吗?对此,应该是深度的怀疑,应该是怀疑与不信,应该是遗憾与叹息!君不见,在以往的生活经验中,凡是最近一些年的新药问世中,大致几乎没有看到过那些事关大众们健康医疗需求的药物中,只要是新包装,新面孔,新价格的同类药品一般,或通常,或百分之百,都可以被认定其价格要高于之前的,原有在市场,或医院使用多年,甚至十多年以上的该类药品的价格——要高出许多,有的要高两倍以上!

      由此,可以想象,在此次得到传播与北媒体报道的那些大量的将被淘汰的药品,药类中,那些被潜藏在药品生产企业主动申报注销某些药品生产资质批号的现象中,将会有多少药品是被大众消费者,或大众患者们在心底里“依依不舍”而期望挽留在市场上,被期望被挽留在医院的处方中的呢?天知道,只有大众们知道吧!确实如此!

        请问:我们国家有关的对药品生产及批号注册审批,与监管的国家权威部门,又是怎样确保那些被大众们欢迎的“价美物廉”的低价药继续在市场上,在医院中不再被消失呢?请问:在我国的医药产品生产,药品生产,药品销售中有没有确定的“价美物廉”的低价药品在市场上,在医院中,应该有“不被替代”,“不被取消”,“不被更高药价的药品挤兑”,而能继续保持“价廉物美”药品地位在市场上,在医院中为大众们,为患者们继续服务呢?有这样的,确保它们在市场,在医院中被销售,被处方使用硬性规定的比例吗(相对于其它价更高的同类药品的使用频率,或使用量)?

       当然,国家既要照顾到那些生产“价廉物美”药品企业在这方面的“低价问题的利润委屈”,又要防止更多的国家医疗保障费用的被去无限制的,潜在的消耗,浪费,或流失,这需要更高的智慧来解决,与寻求更完美的“生产,监管,审批”方案。但是,关键在于需要国家权威管理部门,及各相关的管理部门有一颗“完全彻底的为人民服务之心”,及需要同时具备一颗“为国家利益尽责的管理之心”!假如二者都完全的具备,二者都完全的兼备的话,那么大众们对于那些受大众们欢迎的“价廉物美的药品”,“就不会被替代,就不会被取消,就不会被取消,就不会被更高价的药品所挤兑!”——从而能继续保持“价廉物美”药品地位在市场上,在医院中为大众们,为患者们继续服务

       曾几何时,换了包装,换了药品名称,某些药品,药类的价格就在市场上飙升,就在医院的处方发票中暴涨的现象,仅仅是过去一些年中国医药现象的历史吗?它们不再会被重演吗?哪一个权威管理部门来书写,来迎合大众消费者的就医问药的欢迎“价廉物美”心态及需求呢?

        文章下笔到此,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价廉物美”的药品生产问题,市场保有量问题,医院处方使用地位不致消失的问题,首先是“生产的不被消失”,这是其一。再者同样需要指出的是:国家对于任何新药的生产问世,在其进入市场的定价之时,监管部门就必须真正做好对其价格的监管,这不仅仅是就价格论价格,这种监管还必须做到对药品包装的监管,对药品从包装盒的合理化,及药品的内容的容量——包括颗粒数的合理化的监管,从而更好做到防治药品价格虚高的更多出现!——有关这点,它就包括到对所有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的药品生产,及药价成立的监管,而不限于对那些自主申报取消某些药品生产的——“合理与否的监管、审核”!


      阿蔡 写于2020年9月22日上午8点39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