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董登新所长的”治牙经历“看基层民众能不能“治牙”
2020-10-22 14:23:09
  • 0
  • 0
  • 2

从董登新所长的”治牙经历“看基层民众能不能“治牙”

原创:上海阿蔡


       先申明一下,此前本人不知道董登新是谁,更不知道他是武汉大学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知道董登新这个名字,只是刚刚前面的半个小时之内,当然,不是某个会议上,也不是在人群里听别人的介绍,而只是:仅仅在《今日头条》上看到他写的关于“医疗保障方面”的文章。

       上述申明,写在我的文章前面,应该也是必要的。——因为,这跟我说他的“治牙经历”有关,以及跟我的疑问:看基层民众”能不能治牙”,有关。

       董登新所长,应该是教授吧,因此,教授+所长,并且是大学的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由此,我们可以认定:董登新教授所长,他的薪水收入不会低于普通大众们的,而假如我们可以假设他可以列入中间收入者阶层,那么我们看他的“治牙经历”,又会如何感叹呢?

       董登新所长是在他的文章《求问医保局:哪些人群未进医保》这篇文章中,谈到他的一次治疗牙齿的经历的,他谈到:仅仅“拔一颗牙,种一颗牙,医疗费用需两三万。” 对此,他深感 “费用太贵”。

       不用讳言,董登新所长感叹的:治疗” 费用太贵 ” ,应该是基本事实!不仅如此,我们应该进一步指出的是:假定我们设定的,董登新所长(教授)是中间收入者阶层的一员,这个推定没错的话,那么董登新所长(教授)的这一声对治牙医疗费用:“太贵”的感叹,那该是多么的沉重!

      我们应该看到:这一声“费用太贵”的感叹,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感叹! 然道,我们不应该看到,这是整个社会的大众们的感叹吗?须知,董登新所长(教授)尚属于“中间收入者阶层”,而我国的低收入阶层,及那些刚刚处于——刚解决“温饱问题”的这些群体的数字,却依然还是非常的庞大,试想:他们又怎样去面对看牙中的——“拔牙,与种牙” 呢?就算他们这些群体们,也只像董登新所长(教授)那样的只是“拔一颗牙,种一颗牙”吧,他们能承受的了吗?

       董登新所长的“治牙经历”,及他的“费用太贵”的感叹,——是在他研究及诉说“医保问题”中透露出来的。他是一个有良知的所长,或有良知的教授,因此,他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告知大家,告知社会。他是可以享受公费医疗的,但他真实地感叹道:“费用太贵”!

       拔一颗牙,种一颗牙,费用需要两三万,这难道不贵吗?董登新所长为大众们喊出了“费用太贵”的感叹声,应该说是符合事实的,不是吗?前一些时间,媒体上,电视里,不是都说到:在我国还有处于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的数亿大众。在这个群体里,他们有谁在年收入上可以跟董登新所长来“媲美”呢?没有吧?

       那么,——从董登新所长的”治牙经历“看基层民众能不能“治牙”,这个答案又会是怎样的呢?大众们应该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吧?

        今天,在我们国家的大众群体中,还有许多人(数亿人)的年收入依然不够用来“拔一颗牙”,“种一颗牙”这样的费用的——“两三万”的支付,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也是一个会触及“因医致贫的问题”!——对此,我们国家在对待“看牙”这个“病种”的问题上,是否需要做更快的,更及时的“医疗保障的研究”,及更及时的,更快的“看牙问题的普惠大众们的措施的有效落实”呢?让人们“看的起牙”,“拔的起牙,种的起牙”,这难道不是我们国家“医疗保障的应有之意,与应有之义”吗?


       阿蔡 写于2020年10月21日下午1点56分


      (备注:百度百科:董登新,湖北省京山县人,生于1964年,为武汉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家,曾经参与媒体多档经济类节目。

      任职: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湖北省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